聖火心理學(9~11) 聖火心理學9-理性與愛國 杏子:沒有根的民族是空曠的,沒有根的民族是絕望的…… 飄花:愛國也好,民族也好……根是什麼?中華民族的根是什麼? 青風:抵制家樂福與反抵制……都是無根之舉。那麼,根是什麼? 2008-4-22 下面是華東政法大學……的文章 作者-張雪忠(上海):我為什麼不“愛國”? 訪問量[27052] 評論數[606]發佈於:2008-04-21 09:37 知識份子為何“理性”而不“愛國”? 最近,一些外國政府、政治人物或新聞媒體在西藏和奧運會等問題上,對中國表現出了強烈的偏見與傲慢。他們的種種言行激起了中國民眾的普遍憤慨。 但在中國,人們就如何對上述事件作出反應,或應採取何種行動,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歧。比如,對是否應該抵制家樂福超市,就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不同的人對同一問題持有不同的看法,這本應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遺憾的是,在兩種意見陣營中,都有一部分人對不同意見的持有者懷有一種敵視的態度。 有些反對抵制的人認為,主張抵制的人都是一些憤青,甚至將他們譏笑“愛國賊”。相反,有些贊成抵制的人則認為,那些反對抵制的人則是一些貌似“理性”的軟骨頭,有些人甚至被罵為“漢奸”或“賣國賊”。 本文旨在對上述現象作出解釋和分析,並試圖在兩個陣營之間架設一道理解的橋樑,彌合中國社會在此問題上出現的局部性分裂。 有一個有趣的現像是,那些反對(或不支持)抵制的人從職業上看,多屬於一般意義上的知識份子,因而有不少人就此得出結論,認為中國的很多知識份子沒有愛國熱情,只是喜歡佯裝高深和“理性”。 本人儘管從知識掌握程度而言,還算不上一名知識份子,但從職業 房地產上來講,仍不幸屬於“臭老九”之列。據個人體會和觀察,我完全同意這句話: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知識份子比其他人更高尚! 不過,知識份子對一些問題的看法之所以常常顯得更理性,主要還是因為職業要求使然,而不是刻意的表演。 韋伯曾論及人們採取社會行動時所秉持的兩種不同的倫理准據:心志倫理與責任倫理。這兩種倫理的區別,正好在於它們對“何事可做”的評價方式不同。 信奉心智倫理的人,關心的只是信念本身。他們在採取行動時,完全獨立於一切關於後果的計算,只是志在一次又一次去鼓旺“純潔意念的火焰”。他們追求的行動全然是“非理性的“(此處的‘非理性’並無貶義),這類行動的價值完全只在於一點:這種行動,“乃是表現這種心志的楷模”。 據此,我們其實可以理解並同情那些無視後果去抵制家樂福的人。他們把這一行動視為表達抗議和憤慨的方式,並且明確表示不考慮由此引發的後果(如果真的會有什麼嚴重後果的話)。他們實際上在很大程度上是秉持心志倫理而行事。對這些心地真誠、意志堅定的人,人們應該保持必要的敬意。 相反,那些秉持責任倫理的人,考慮的是他行動的後果,並將行動得以實現的機會、行動的代價等因素一併納入考慮。 很少有人只是完全信奉上述倫理中的某一種。究竟何種倫理在發揮作用,取決於行動者及行動的性質、環境等。比如,在宗教方面,心志倫理的作用較大,在市場經營方面,責任倫理的作用則更大。 如果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情況下都信奉心志倫理,則關於何種行為可以獲致何種結果的知識是毫無用處的,當然也就並無知識份子發揮作用之餘地。因為,人們根 禮服本不考慮行動的後果,他們所需要的只是行動本身。 只要人們還有可能秉持責任倫理行事(政治家其實經常要這樣做),他們就需要獲得一些知識,以便評估一定的行動會導致何種後果。 知識份子(實際上包括任何掌握各種形式的知識之人)的作用便在於,向行動者提供一種判斷標準,即告訴他們,一種行動客觀上會導致何種後果。至於這種後果是否可取,或是否值得付出相應的代價,則完全是行動者自己考慮的問題。 可見,知識份子如果要妥當地履行其社會角色所賦予的職責,那麼在宣稱以一個知識份子的身份評價特定的社會事件時,就必須努力保持一種淩厲的客觀與冷靜,或者說儘量保持“理性”。而這種“理性”的聲音在信奉心志倫理的人眼中,當然只是一種多餘的束縛。 在任何社會,都會有秉持心志倫理或責任倫理而行事之人。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心志倫理,將不會有信念;一個社會如果沒有責任倫理,將不會有方向。 一個愛國者若要切實維護和促進國家利益,既需要似火的信念和熱情,又需要謀定而後動的深思熟慮。正如一塊好鋼材,既需要烈火的煆燒,也需要冷水的澆汲。 一個健康、強大的國家需要一種有效的憲政機制,使信奉心志倫理的人和秉持責任倫理的人各歸其所,而這種機制的生成,又離不開一種各成員相互尊重並容忍異見的社會氛圍。(作者任教于華東政法大學) 聖火心理學10-靜悄悄的革命 美國人打算接受女人總統、黑人總統或中國人心目中是邪教的摩門教總統! 美國的標記 作者-袁偉時2008-04-18 14:04:04 發表的話題 來到美國,卻不太關心美國政治。還有一個星期就要回國了,從住地到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 酒肉朋友往返,突然發現路旁出現一個新景象:有些人在自己住宅前面插上支持奧巴馬或希拉蕊的競選標記,留下兩個非常突出的印象: 第一,這些標記稀稀疏疏,內容僅是公佈競選人的網站,和臺灣選舉那種鬧哄哄的景象相差太遠了。 第二,都說加州支持希拉蕊的人多,但是光從路邊插旗的狀況看,聲勢顯示不出來。住地走到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50分鐘行程中,我只看到9個這樣的標記,而其中七個是支持奧巴馬的。 個人的印象是片面的,但也有值得思考的因素。與一些年輕人閒聊,好些人往往沖口而出說奧巴馬體現變革;而奧巴馬自己也是這樣自許的。原來預計在預選中會輕鬆勝出的希拉蕊出乎意料被這個“新手”打得狼狽不堪! 如果再看看共和黨,情形更為有趣。給老政客造成很大威脅的居然是前麻塞諸塞州州長、摩門教的信徒羅姆尼! “人心思變”!這也許是今年美國大選最大的特點。伊拉克戰爭害苦了美國人;經濟是一片“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牛仔布希的政績太差;美國確實到了非變不可的情境。 奧巴馬是黑人;希拉蕊是女人;羅姆尼信奉的摩門教在一些人特別是中國人心目中是邪教。不管能否最後當選,他們成了2008年美國政壇重要角色就是一樁重要的歷史事件。20世紀,這個國家發生了一場靜悄悄的革命!美國人打算接受女人總統、黑人總統或摩門教總統! 女人當總統在地球村不是什麼新聞,連人數最多的伊斯蘭國家印尼都已有過女總統執政的歷史。不過,回顧20世紀世界史,女人獲得平等的政治權利的時間不算太長。美國婦女是在1920年獲得選舉權的。不到90年,她們中的傑出人物要問鼎白宮了。 剛剛過去的一月份,有兩個與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有 裝潢關的日子:一月十五日是他的生日;第三個星期的星期一是紀念他的全國公眾假期:馬丁路德金日。只有哥倫布、華盛頓和他享有同樣的殊榮。1963年8月28日馬丁路德金在華盛頓發表歷史性的演說:《我有一個夢》,義正詞嚴地宣告:“我夢見總有一天這個國家將站立起來,實現它的信條的真諦:‘我們認為這些真理不言自明:人人生而平等。’”“目前不是享受一下清靜或服用漸進主義鎮靜劑的時候。現在該實現民主的許諾了。現在該從種族隔離黑暗荒涼的峽谷走上種族公平的金光大道了。”45年過去,想不到十多年來,黑人相繼出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國務卿等軍政高職以後,把摘取總統桂冠列為下一個目標了。奧巴馬說得好:“種族和性別問題早已是昨日的話題,尤其是對年輕人而言。”這是20世紀美國改革的偉大果實。 .與這些問題相比,對中國人說來更為陌生的是宗教狀況。 在這次去美國之前,國內報刊灌輸給我的觀念之一是摩門教是邪教:多妻制,與員警武裝對持……留在腦際的是一幅幅暴力和邪惡的圖景。所以當新認識的朋友嘉猷和源遠提及斯坦福大學有不少學生是摩門教徒的時候,真有點驚異。“鄰居中就有摩門教徒,想不想跟他們聊一聊?”我懷著孩子般的好奇毫不猶豫地說:好! 在回國前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小雨還沒有停歇,嘉猷和源遠兩歲多自稱“依依”的寶貝女兒抱著一盒禮物沖在前面,她要去找比她略大一點的比比姐姐。我們跟著她穿過草地,走到對面一百米左右的研究生家屬宿舍,Nathan(以下簡稱納)、 Suzanna(以下簡稱蘇)夫婦熱情地把我們迎進客廳,依依加入他們的三個孩子的遊戲後,我們愉快地交談了將近兩個小時。 摩門教是19世紀初從基督教內新興的一個派系。創辦者是 借貸紐約人Joseph Smith,他認為:“每一個教堂都有真理,但是沒有任何一個教堂擁有所有的真理。”於是決定創辦自己的教堂。“摩門”其實是綽號,它的全名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LDS) 。《摩門聖經》是一本記錄大約西元前600年從耶路撒冷逃出來的人的經歷,這些人當中有一些先知者 (Prophet), 其中一位叫摩門。 我對摩門教最大的懷疑是傳媒一再渲染的他們實行多妻制。他們的答復令我大吃一驚。納說:“摩門教不相信多妻制,也沒有多妻。早期的新教徒倒有多妻,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甚至提倡多妻,那個時代就是這樣。”蘇補充說:“摩門聖經裏說:‘上帝的意願是一男一女。’”他們夫婦倆是一夫一妻;斯坦福大學600多信徒也沒有實行多妻的。 那麼為什麼人們會留下他們實行多妻的印象呢?納說:“多妻是人們對摩門教最大的誤解。150年前,有一個派系分了出去,稱‘基本’教堂 (The Fundamental Church of the Latter Day Saints)。是他們實行多妻制,造成誤解。”原來摩門教有多個流派, “基本”教堂 是個小流派, 只有有一千多人。還有一個 “重組”教堂 (Reorganized Church of the Latter-Day Saints/RLDS) 大一點,可能有50000多人;不過,這一流派的教徒越來越少了,所以他們最近正和其他的小派系合併。摩門教主流派在全世界有1200多萬信徒,其中一半左右在美國。以偏概全,錯誤的印象便在世界各地傳揚了。 那麼,摩門教究竟有那些與眾不同之處?根據他們的介紹,我留下三點深刻印象: 第一.特別重視家庭。 他們有“永恆家庭”(eternal family) 的理念,相信死後還有生命,一個家庭是永遠在一起的。所以摩門教徒通常子 房屋買賣女眾多。加上在基督教共同的“十誡”之外要求遵行“貞潔律法”,禁止婚外情,結婚前不鼓勵有性行為。家庭和兩性關係的觀念是非常傳統的。此外,摩門教有一些忌諱:不喝酒,不抽煙,不吸毒,不喝茶咖啡。講究吃的健康,吃當季的食品。 第二.特別重視教育。 摩門教強調要發問,而且每個人都有權力去發問,“探討的過程中‘真理’會通過神聖的靈魂傳遞給你。”“不斷的求上進直到終點”(press forward to the end),這是一個永恆的過程。於是他們對教育特別重視。摩門教辦了一所楊伯翰大學(BYU),有33000人,在愛達荷和夏威夷都有分校。BYU的非摩門教徒不多,2000-3000人,大概百分之十。他們成立了一個“永久教育基金”(Perpetual Education Fund),窮人可以借錢上學。因為摩門教重教育,所以美國高等教育領域不少領導人是摩門教徒。 第三.奉獻精神和制度。 納說:“我們有所謂‘佈施原則’(principle of tiding),把10%的收入捐給教堂。積極的教徒都會這麼做。你不這麼做不會被踢出去,但是我們覺得捐贈是一種福氣。我們也有義務要服務。每個人都需要完成一項傳教任務,男的2年,女的1年。”為此,納到加拿大,蘇到荷蘭。蘇的爸媽在非洲的加納 (Ghana),到一所傳教訓練中心 (Missionary Training Center/MTC) 服務。“這些任務訓練我們為他人服務的精神。教堂派遣的任務你可以拒絕,比如蘇最近就拒絕了一些任務,因為實在太忙了。” 我問:“你們收到的錢用在哪些方面?” 納的答復是:“摩門教從上到下都沒有領工資的傳教士。修建教堂,救災專案,要是某支部的成員有困難,教堂也會資助。比如他們有一個朋友,年輕媽媽,四個小孩,快瘋掉了,所以教會分支的領導決定出錢給他請一個保姆。另 裝潢外還有剛才提到的教育基金,傳教任務,BYU的補助(學費一年只有2000多美元,比起斯坦福的32000美元低很多。)” 我對這一教派還有一個很大的疑慮是他們對教徒的自由和財產是不是嚴格控制?我旁敲側擊問了好幾個有關問題。 我說:“你們是不是一個閉塞的團體,摩門教徒能和非摩門教徒結婚嗎?” 納毫不猶豫地說:“能,我的媽媽就改嫁給一個猶太人。” 他們解釋摩門教“閉塞”的形象是有歷史原因的。早期摩門教徒在美國受宗教迫害。密蘇里州就曾立法允許殺害摩門教徒。因此摩門教徒必須聚集起來,互相保護。納強調,直到今天,還有很多人因為羅姆尼是摩門教徒而不願意投票給他。摩門教徒都很積極參與教堂活動,喜歡和教友在一起,也許會給人一種封閉的印象。 “你們的支部有沒有特別組織活動?” “沒有特別組織什麼活動,……偶爾有些社交活動。”蘇說他們還有摩門廟 (temple),只有積極的教徒才可以進去,也許這樣給人們印象他們是封閉的。 在美國,教會不能參與政治。我問他一個私人問題:“會給羅姆尼投票嗎?” 納爽快地回答:“我比較傾向民主派,想給奧巴馬投票。我覺得羅姆尼對移民的理念太偏激。我想要選一位會處理國際關係的總統,因為布希讓我們美國太丟臉了,還有要關心環保,這兩方面奧巴馬和McCain都不錯。羅姆尼競選,我很高興,但是不會因為它是摩門教的就給他投票。” 在交談中另一令我吃驚的情況是許多摩門教徒身居要職。羅姆尼是商人,做過麻塞諸塞州的州長,爸爸是前密歇根州州長,他們是摩門教徒,都很成功,很正常。摩門教徒大部分是保守的共和黨,但也有民主黨的。Harry Reid是美國參議院的領導,民主黨,摩門教徒。哈佛商學院的院長也是摩門教徒;如此等等。美國公民對公?澎湖民宿酗H物的監督非常嚴格,不同黨派之間互相監督更是不留半點情面。如果這些人是驚世駭俗的邪教徒,不可能出任這些公共職務。 一次愉快的交談結束了。自由散漫慣了,我不願受任何宗教約束,加上從小就不信天上地下有神和神跡,雖然敬佩宗教精神,卻不信任何宗教。這些“一面之詞”給了我許多有益的知識。不論對摩門教或其他宗教,我都有許多盲點有待今後不斷學習。 2008年2月2日寫於洛杉磯國際機場, 3月25日修改于廣州。 刊登於《南方週末》2008年4月17日星期四,作者授權天益發布。 聖火心理學11-華人集會 政府如何迎來健全的輿論、自律的民眾 作者-加藤嘉一-訪問量[108] 評論數[11]-發佈於:2008-04-21 10:48 週末過去了,又是新的一周了。時間不會逆流,至奧運還有109天。 昨天與前天,兩天的休息日,在美英法德同時發生了“華人集會”。他們向抵制奧運順利舉辦的反對勢力表示了抗議,進行了示威遊行活動。目前,這些愛國人士是共產黨在海外的重要後備軍。國內媒體也從提高全球華人的凝聚力角度,進行了報導。最近,13億中國人與6000多萬的海外華人之間似乎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他們的“目的”達到了空前的一致性。 上週末,在海外發生愛國遊行的同時,中國國內也發生了一些針對家樂福、法貨、CNN等的抗議示威遊行。國內也有一些報導。18日週五,在山東青島、安徽合肥的家樂福,當地人民進行了抗議活動。我從新京報報導瞭解了一下。19日週六,在一些地方的家樂福,發生了更大規模的示威活動。在青島,上午大概有1000個人集聚在家樂福門口,有個服務員說,“客人數量是平時的一千分之一。如果抵制活動這樣持續下去,就沒法生存了。”在湖北武漢,當天超過一萬人的當地人民到家樂福門口表示了抗議。聽我一個 新成屋朋友說,本來參加的人數為300多個,但後來通過手機短信、網路等,更多的人知道了這一事,公安當局在一萬人面前,還能做什麼。在安徽合肥,首先18日晚上,在家樂福國購店門口,民眾表示抗議,據說,有些人還到收銀台行使暴力,本店立刻就封鎖了。第二天白天,有300到400人到合肥大學旁邊的家樂福進行了抗議活動。聽我一個朋友說,當時學校呼籲學生不要參加遊行,但有些人忍不住,參加了一下活動。 而昨天,據新華社報導,針對家樂福的遊行活動擴大到其他各地,包括西安、哈爾濱、濟南等。從現狀看,形勢不容樂觀。但有必要勇敢地加以處理。就像今天人民日報短評《愛國熱情與國家利益》表述的那樣,”作為世界公認的大國,我們的心態理當更加開放、包容、理性、自信,以國家核心利益為重,激情加理性才是我們表達愛國熱情的正確態度。 ” 目前,針對家樂福等法貨以及CNN主持人,民眾表達憤怒,用各種手段去表示反抗態度。其實,民眾是沒有違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保證人民的言論自由,在今年17大上,胡主席親自表示,人民的表達權、參與權及知情權要被保證。 我知道政府是很為難的。政府既希望維護憲法的正當性,又希望民眾能夠理性認識奧運前後的各種矛盾,保持自律。這的確是“兩難”。不過,我相信,過了一段時間後,通過各種聲音的抗衡,能夠出現比較有平衡的輿論。 而從今天中國所面臨的形勢與自身的國情體制看,國內輿論能否健全,民眾能否自律,取決於政府的態度與對策如何。在這個意義上,政府部門以及各有關負責人的應付措施,第一要有原則,第二要有彈性,第三不要別有用心。 ~轉貼來源:月湖女網站~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烤肉食材  .
創作者介紹

piano

uf81ufkq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